林润散文《渐行渐远渐浓是故乡》
时间:2020-01-21点击量:2047 单位:企业管理部 作者:林润 文章字符数: 1878 分享到:

“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诗人陆游回到阔别五十余年的故乡,回首世事苍茫眼见家乡阡陌变化时,发出了由衷感慨。这穿越千年的赤子之心,无不唤起每一个游子对故乡深深的眷恋和难以割舍的亲情,然而每一种乡愁却都有他独特的韵味,犹如小时候妈妈的味道,那种朴实与温暖,只有真正品尝过才会难忘他的醇香,让人久久迷恋,永远怀念……

年关将至,今年腊月终于回到了离别许久的故乡,虽然未到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程度,可故乡的变化还是让人吃惊不少,印象最为深刻的五年前,村里人基本上只能就这昏暗的灯光嗑瓜子喝烧酒,聊天内容无非是家长里短婆媳妯娌,是非矛盾常常在琐碎的话题中产生,可这次回来却基本听不到呼吼呐喊的高嗓门了,原来现在农村有了新政策,网络通到了家门口,农村人也学会了上网,有了网络原本闭塞的乡村逐渐连通了世界连通了文明,沟通的方式和内容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村里人也谈论起了世界大势,从特朗普普京委内瑞拉,到老百姓耳熟能详的快手抖音朋友圈,玩起来简直比我这个“城里人”还溜,有人说,格局改变性格,性格决定命运,思考的范围渐渐在摆脱大山的束缚,潜移默化中改变的不只是有些粗粝的乡音,而是在通往文明的道路上坚定地迈进着,梦想虽然还是遥远,可已经依稀看到了曙光。

俗话说,年前剪个发,来年必有好兆头。村里的一些年轻人虽然没有念书考大学,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当了美发师照样服务社会。我们回到老家已经是腊月二十几了,很多人却还是邋里邋遢的模样,就是在等那些学成归来的美发师给大家露一手,没有摩丝发蜡染发剂,简单的理发工具还是在美发师手上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很快老人小孩就变的精神抖擞起来,大家其实不是为了节省去镇上剪发的几块钱,而是要考验考验年轻人,现在很多的年轻人眼高手低,吹牛的功夫了得,可真要实干的时候却拎不起来,看到镜子里神采飞扬的自己,个个竖起了大拇指。手艺确实不是吹的,那是多年磨砺的结果,咱来自农村,可不能给咱乡亲丢人啊,这是一份责任,新时代赋予了我们新使命,而今学成好手艺,也到了回报乡亲的时候了!

每个人都有起点,每个人也都有终点,可很多人在前行的路上失去了方向,迷失了自己,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我的一位堂弟就是这样一个人,在父母相继离开后,他还是对故乡念念不忘,终于也在多年后再回到故乡,虽然至亲不在,可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条河,乡音还是那样亲切。在外当了多年的厨师后,虽然没有做到古人讲的衣锦还乡,可还是决定回来让亲人尝一尝他的手艺。农村没有太多的食材,也没有丰富的调味剂,可在厨师的手里却创造出了人间美味,甚至比刘谦的魔术还要神奇,酥鸡、丸子、红烧肘子,还有大家最爱吃的白菜粉条炖猪肉……不大一会儿就摆满了饭桌,觥筹交错间传达的不只是对食物的赞叹,那是情感的枢纽,即使走遍天涯海角,也无法割舍,让人时时挂念。游子若是越飘越远的风筝,那故乡便是指引我们方向的丝线。风匣子土灶火造就出的味道超出了曾经吃过的任何美味,那里有从祖先开始就连续不断的烟火气,仁义礼智信的传承让我们走到哪里都不曾忘记初心。

大山曾经是阻隔村里人与外部世界联通的最大阻碍,回来难出去也难,进来走不了。冬天天气干燥,道路更是尘土飞扬,一脚踩下去只见黄土不见人,灰头土脸不在只是一个形容词,而是农村人真实的写照。要想富先修路,改革开放的春风终于吹到了家乡,村村通的公路通到了每户人家的坡底下,以前村里养的土鸡山羊,种的红枣土豆没销路,运输成了大问题,经济要想搞上去就成了大难题。现在不同了,打个电话就有专门收购土特产的乡亲上门服务,一位叔叔借着酒劲说:现在娃娃们也给弄了一个淘宝店,专门出售自家养的山羊肉,顺带些亲戚们的小米绿豆,隔三差五就到镇上寄快递,忙的不亦乐乎。大家都夸叔叔有眼见,能跟上时代就能发展。大叔自豪的补充说:咱可不是光害哈挣钱,做人要诚实,做生意要诚信,你们不看咱卖出去的东西就没有差评的。村里人的变化让我这个“走出去的人”应接不暇,原本想回来给大家传递一些新的思想和观念,可听着听着自己好像变成了学生,不住地点头称是了。市场经济的观念加上传统文化的熏陶,让这些原本老实木讷的村里人做起生意走的更远更加踏实。

东坡有云,事如春梦了无痕。可家乡的种种变化确是让人摸得着看得见的。五年一梦,家乡这五年的变化却在梦中也不曾想过。巢中的鸟儿终究要高飞,港湾的航船终究要远行,踌躇满志的游子也许越走越远,却始终无法忘却故乡的怀抱,那是梦想出发的地方,那是渐行渐远渐浓的故乡。

编辑:李建军


上一条
2020-01-21
王科散文《年的味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