氮氧化物的自白
时间:2019-12-21点击量:2800 单位:水泥有限公司 作者:李勇 文章字符数: 1234 分享到:

氮氧化物是我们家族的统称,我们是由氮和氧反应生成的产物,家族庞大,成员有一氧化二氮(N2O)、一氧化氮(NO)、二氧化氮(NO2)、三氧化二氮(N2O3)、四氧化二氮(N2O4)、五氧化二氮(N2O5)……总之就是氧和氮的各种组合,因此我们有了个通用而神奇的化学分子式——NOx。

我们的家族成员中,二氧化氮对家族最为忠诚,其他氮氧化物都不太稳定,遇光、湿或热后都极易变成二氧化氮及一氧化氮,一氧化氮又容易变为二氧化氮——似乎二氧化氮成了家族的代言人。因此,人们接触最多的便是二氧化氮。

我们生于世家,可惜命运不济——原本我们是可以作威作福的,但在威尼斯水泥公司,家族成员受尽了曲折、磨难,他们想尽法子来“迫害”我们,到最后幸存者也寥寥无几……

在威尼斯水泥公司,我们主要的产生区域在回转窑和分解炉两处,按照我们的生存属性,人们又将我们分为燃料型NOx、热力型NOx和快速型NOx。分解炉内温度相对低,主要以燃料型NOx为主;回转窑内除产生燃料型NOx外,还会生成大量的热力型NOx。

我们是比较喜欢在回转窑这种高温的环境下生活的,在那里我们可以快速地繁衍,可是威尼斯水泥公司使用的“新型干法”水泥生产工艺,巧妙地避开了我们的喜好——他们利用60%的燃料在分解炉内燃烧,且利用炉内燃烧温度低的特点,提前扼杀了我们大部分的热力型成员,只剩燃料型NOx,这样一来,我们1/3的成员就被削减了。我们原本想让大量的家族成员通过人类的呼吸道进入肺部,引起支气管炎或肺气肿,只可惜出师不利。

当氮气与氧反应达到1500℃时,我们也会大量生成,但威尼斯水泥公司使用了一种叫“低氮燃烧”的技术,使煤粉分级燃烧,在高温区的停留时间太短,我们约50%的成员就这样夭折。曾经梦想发生质变成为光化学烟雾,用更大的威力去刺激人类的眼睛、降低大气能见度,可惜梦想在半路就破灭了。

我们以为就这样解脱了,可是并没有。

在分解炉,他们用了更变态的手段——“SNCR脱硝”技术。“脱硝”就是把我们还原的一个过程,氨水喷入分解炉后极易挥发,瞬间可热解成氨气,我们一旦接触氨气,就被迫脱氧成为无毒性的氮气。其实,我们最终是想形成酸雨的,因为我们与空气中的水反应就可以生成酸雨的重要成分——硝酸和亚硝酸,酸雨不仅能让农作物大幅度减产,还能刺激人和动物的眼睛、咽喉和皮肤,还会引起人类患结膜炎、咽喉炎、皮炎等病症,可惜,他们不给我们任何“发威”的机会。

被他们这样想方设法地打压以后,我们的生存空间就非常狭小了。国家的NOx排放限值是400mg/m3,可他们永远不知足,生生将我们原本800mg/m3的浓度,挤压到200mg/m3,2019年整整一年,我们家族的幸存者只有650吨左右,要知道我们原本至少有3600吨的!更为担忧的是,随着环保形势日趋严峻,超低排放已经迫在眉睫,我们真的不知道,今后该何去何从……

编辑:马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