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飞散文《家乡情》
时间:2019-10-25点击量:2779 单位:采购供应部 作者:李明飞 文章字符数: 1230 分享到:

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来说,家乡就是我们的根,无论你长多大,走多远,你都会对家乡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深深的眷恋之情;对于生长在黄土高坡的人来说,似乎这种情感更为深厚——《我热恋的故乡》这首歌把生活在农村土地上的人唱得淋漓尽致,而不甘寂寞的这些人们,又用《黄土高坡》这样一首高亢的歌曲吼出了对黄土地的喜爱!

是的,家乡就是那样子的,在我们的意识里,尤其是农村,它似乎亘古不变地摆在那里,总是和慢、和破败、和真实连在一起,看到家乡,总是让我们忍不住思索,让我们直面真实的生活,激发起我们对生活真挚的向往和对家乡深沉的喜爱。

我的家乡,深深地印在我儿时的记忆里——那在半山腰依山挖出的土窑洞,用黄土捶打成的土围墙,院子角落的石碾石磨,房前屋后的羊圈鸡舍,硷畔枣树底下的柴草垛,山坡上父亲和我赶着羊群每天经过的羊肠小道,傍晚时分每家每户烟囱里冒出的缕缕青烟,半夜的犬吠,黎明的鸡鸣,满山的庄稼和果树,忙碌不停的人们……组成了我记忆中生生不息的村落!

村落里的人,勤劳朴实,真诚善良。无论白天还是黑夜,走到哪里都不用害怕,村庄、田地处处都有父母的呵护和邻里的守护。村落里流下了太多父母默默无闻从不计较的汗水。沧桑的岁月把父母的青春埋葬在了那片土地上了,为我们的远行奠下了一块又一块的基石。父母在,家就在,家乡也在;父母不在,家乡就变成了回不去的故乡。还好,我总能回去看到父母,看到村落。

村落,通过一条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连着外面的世界。那时的外界是,邻里相望,鸡犬相闻,更遥远的外界便不得而知了,放佛世界就只是家乡的那个小小村落,那一条弯曲的小路走不了多远。

家乡,总是和外面的世界相对的——生在家乡时,向往外面的世界;摸爬滚打在外面的世界时,却总是思念家乡。

如今,家乡的山已褪去了儿时黄土覆盖四季尘土飞扬的旧颜,换上了郁郁葱葱的绿色新貌。整个山村旧时的样子已不多,山山峁峁上到处都有油井、煤场、风力发电设备,极目远眺,似乎已没有那么陈旧,村落不再是与外界隔绝的小小世界,它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了。

不同的是,村落里的人越来越少,再也听不到牛儿羊儿狗儿猫儿的叫声,听不到儿时母亲站在硷畔上呼儿唤女的声音,唯有那些被废弃的石碾石磨孤零零地躺在墙角下述说着那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家乡于我,也渐渐成了逢年过节时候才回去的歇脚地。站在村口,我再也找不到那条乡间小路,渐渐消逝的村庄使我心里隐隐发痛,总有一种无以言表的酸楚,像是一个迷了路的孩子泪眼汪汪。我总是很倔强的怀念那在村落里建立起来的牢固的邻里关系和在人们勤劳质朴吃苦耐劳的精神,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我热恋的家乡,我生活的村落,我成长的地方,有太多我儿时的记忆和割舍不断的经历。

可如今,只留下父母越来越弯曲瘦小的背影,在相濡以沫的岁月里,互相守候。

守候村落,守候家乡!

编辑:冯永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